韩国出生率进入”零时代”!中国会有这一天吗? 发布日期:2019-09-12 08:58:00 来源: 浏览量:36


一般而言,要想维持人口总数,总生育率需要达到2.1,但据韩国统计厅日前发布的《2018年出生统计(确定版)》称,韩国合计生育率仅为0.98,即平均一名女子终生生产不到1名子女,成世界唯一出生率进入”零时代”的国家。韩国不仅没有达到经合组织(OECD)成员国平均水平(1.68名),甚至尚未达到超低生育率标准(1.3)。



近年来韩国生育率持续下跌,今年上半年新生儿总数创下同期最低纪录。实际上,早在2006年,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·科尔曼就曾撰文,将韩国列为头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。其实,不止是韩国,各国的结婚率、出生率都在小幅度下降,现在的人越来越不愿意结婚,不愿意生孩子,生育率下降已然成为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。


韩国生育率变化的五个阶段

第一阶段是1976年以前的高生育率期,即3以上的生育率;
第二阶段是1976年-1983年的生育率平衡期,即2-3之间的生育率;
第三阶段是1984年-2000年的生育率低谷期,即1.41-2.0之间的生育率;
第四阶段是2001年-2016年的血崩期,这一期间生育率仅落在1.08-1.3之间;
第五阶段是2015年至今,黑魔法期,生育率从1.24为坐标,高空落体,到2019年生育率仅剩0.89,看韩国今年上半年出炉结婚数字,韩国到2020年生育率很可能会跌到0.79。


奖励生育,韩国政府用了这些招

过去十年,韩国政府共花费100多万亿韩元用于奖励生育孩子的家庭,对结婚、生育、子女养育各个环节给予相应鼓励。

例如,政府面向月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每年提供5万套保障住房;为怀孕女性提供一定的产前诊疗检查费用;子女不满6岁时,女性可以有1年假期在家养育子女,期间每月可领取40万至50万韩元的底薪,并且雇主必须保留生育妇女的职位。




一些面临“消失”危险的地方还嫌中央政府的优惠来得不够直接,纷纷往上加码。比如全罗南道海南郡就悬赏“生第一胎奖励300万韩元,第三胎开始全额支付医保费用,第四胎奖励750万韩元”。

为了鼓励人们多生孩子,韩卫生部甚至提出“熄灯造人”计划,每月一晚“熄灯日”,放员工早早回家“造人”,被民众笑称“韩国生育部”。

然而,花了百万亿韩元,却还拦不住生育率下滑。


韩国人口崩溃究竟为何?


01、经济压力大,养孩子成本高

在韩国,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的22 年间,家庭需要花费3亿890万韩元(约190万元人民币)。如果按年平均,每个孩子每年要花费约1400万韩元(约8万6千人民币),而韩国1名公司正式员工(要在韩国公司谋到一份正规职很不容易,原因后表)年均工资为4100万韩元,也就是说,养育1个孩子1年的费用要超过年收入的1/3。这还不包括孩子上学之后的课外补习费用和将来的成婚费用。韩国号称“补习亡国(不是王国)”,全国小学生中参加课外教育的学生高达80.7%,这也是笔沉重的负担。


02、职场女性易遭遇歧视,生育欲望低


除了“生不起”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“不想生”,尤其对女性而言。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掌握生育的自主权,是现代社会典型现象,也是全球的普遍现象。此外,残酷的职场环境不允许他们多生孩子。韩国社会对育龄妇女有排斥现象,法律规定产假可以歇三个月,但很多妈妈三个月都歇不完就匆匆回来上班,在这种氛围下,韩国职场母亲真正享受产假和育儿假的比率在60%左右,并且还在下滑。


03、从多子多福到多子多负,生育观念改变
几十年计划生育对韩国生育文化的影响是深远的。农耕时期,多养子女可以增加劳动力,然而在竞争残酷的当下,只具备原始劳动力很难在社会上立足,父母要想尽办法加大投入让他未来能在竞争中获得优势。从“多子多福”到“多子多负”,年轻人对眼前因孩返贫的恐惧,盖过了对未来老无所依的焦虑。



是什么限制了中国人的生育力?

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523万,较2017年大幅下降200万,创1949年以来除1960-1961年自然灾害时期外的新低。究竟为什么不生了呢?




一是从死亡率下降驱动到成本约束。随着公共卫生条件大幅改善、医疗技术大幅进步,死亡率持续大幅下降,人类不再需要以高生育率对抗高死亡率,生育率随着避孕节育技术进步而下降。此外,现阶段生育率的进一步下降不是因为意愿生育意愿数的减少,而主要是成本提高导致人们的生育意愿不能完全实现。实际生育水平与意愿生育水平的差距决定于成本的高低。


二是晚婚晚育、单身丁克、不孕不育等削弱生育基础中国结婚率2013年见顶回落,离婚率持续攀升;晚婚晚育现象日益突出,1990-2015年平均初育年龄从24.1岁推迟至26.3岁,主要初育年龄从20-27岁推迟到22-29岁。因婚姻市场匹配问题及单身主义等,“剩女”规模快速增加至约600万,学历越高“剩下”的概率越大。此外,丁克家庭、不孕不育人群增多也进一步削弱了生育基础。


三是生得起、养不起。房价快速攀升,2004-2017年房贷收入比从17%增至44%;教育成本明显攀升,特别是公立幼儿园供给严重不足,1997-2017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%降至44%。医疗费用持续上升,1995-2017年居民医疗保健支出上涨22.4倍。“四二一”家庭结构养老负担重挤压生育意愿。女性劳动参与率高但就业权益保障不够,导致生育的机会成本高。


中国部分城市生养成本一览表



说到底,生育问题还是社会问题,不是一两个原因造成的,特别是国家层面上,如果还是无法在就业、教育、住房、医疗等方面做出根本上的调整,那么整个社会都还将持续不断输出更大的生存压力,未来的新生儿增长仍然是个大问题。


部分内容来源:《渐行渐近的人口危机——中国生育报告2019》




未来中国新增人口是什么样的变化趋势?人口红利是否会消失?对母婴行业的发展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?

10月30日,相约上海2019中健婴(HMCC)·全国母婴大健康产业博览会,聚集众多行业大咖,共同探讨母婴新增人口话题,解答你心中的疑惑!